当前位置:网站首页资讯动态一场破解学习“迷茫症”的试验(图2016年12月28日
一场破解学习“迷茫症”的试验(图2016年12月28日

于是,一场探索学习迷茫症的试验开始酝酿。2014年5月,校长李家俊与天津市南开中学校长马跃美决定正式启动这场试验,并定名为“未来杰出人才领军计划”。敞开校门邀请中学生进入大学课堂,跟着“牛”导师做试验做科研,校长们希望能通过这种嵌入式的学习,让孩子们能领略科学之美,切身体会学习不是为了考试,从而激发孩子们的学习热情。

更大的摩擦发生在授课过程中。考虑到中学生的知识水平和接受能力,马建国老师专门为他带的两名中学生设计了三门课程:电子信息工程导论、工程科学导论、电子工程实验导论,并进行一对二的小班授课。马老师希望借课程给孩子们讲一科历史背景和一些,同时让他们适应大学的学习方法,在高中阶段有一点工程的想法,保持对工程尤其是电子信息工程的兴趣。同时,马老师希望这两位中学生能参与到每周六他的博士生和硕士生的科研进展汇报例会中,并且把自己指导的一个本科生做无人机遥控项目的“国创”(国家级大学生创新创业训练计划项目)团队介绍给了自己这两位新学生。

日本城市上空惊现球形云团场面似动画

近亿年前化石被发现恐龙尾巴上长羽毛

圣诞节将至英国青年街头酗酒狂欢

试验里那些出乎意料的“冲突”

澳中学生智商逆天破解天价抗艾滋药物

“我太忙了,怕没有时间和孩子们交流。”这是电子信息工程学院院长、国家“千人计划”学者马建国教授担任两位中学生导师时最初的担忧。但最终他却惊讶地发现:“他们比我还忙”——“总有事,经常有考试或者活动,我们想要约一下时间很难。”

高中学生比大学教授还忙

试验并没有像校长们想像的那样顺利,从一开始,一些意想不到的“冲突”就发生了。

夫妻分享“迎新”视频:千万别吃西瓜籽

这场从2014年5月开始的教学试验,起初在大学、中学、中学生和家长之间“一拍即合”,因为大家都觉得这是件值得做、有意义的事。但这场试验在一年多的实施过程中,却发生了许多出乎意料的“冲突”,碰撞出的“火花”引人深思,也带来更多期待。

“现在一些大学生对于学习的动力没有那么足了,甚至很多学生包括家长认为通过高考进入大学,人生一半的目标就已经实现了。除了高考,学生的学习动力从哪来?”主学工作的副校长余建星对学生们的学习劲头不大满意,这位当过特种兵、下过乡的国家973首席科学家对于自己1980年考入大学后“”享受快乐学习过程有深切的记忆。他希望能尽快调整大一新生中普遍存在“迷茫”状态,“一些学生在‘迷茫’中走不出来,对自己所学专业不感兴趣,出现学习成绩挂科等现象,耽误的不仅是最美好的大学四年时光,更影响了学生的长远发展。”

在为期2年的学制中,导师会为每位学生制定个性化培养方案,包括:“学科基础课”、“大学通识课”、“专业实验课”、“大学先修课”等,并指导学生参加专业科研实验。除了导师的个性化培养方案,负责学生日常教学管理的求是学部提供“尔雅通识课”等大学前课程,进行moocs(慕课)教学。2年的时间学生们可以获得承认的6个学分,并计入南开中学选修课的总学分。

“握拳宝宝”用网络为父亲换肾筹款近70万元

日本多个商家参与支付宝“双12”活动

“迷茫”正成为大学生活新常态

伊朗发现最古老岩画或有四万年历史

为这些学生组成了堪称豪华的导师团:导师中有2位副校长;有8位院长、副院长;长江学者、千人计划学者、“杰青”“优青”学者8人;国家教学名师2人;国家“973”首席科学家2人。身为“973”首席科学家、教授、博士生导师的余建星副校长主动加入了导师团。通过申请、考核、选拔三个阶段,南开中学高一学习成绩位于年级前50%的学生中选拔了32人进入该计划。

url:一场试图解决大学生“迷茫症”的试验正在和同城的南开中学之间进行。这场试验的主角是几乎最牛的17位教授和南开中学刚刚读完高一的32名中学生,试验的日常管理放在了求是学部。

冷场的课堂:学生几乎从不向老师提问

“中学生缺乏主动学习的与能力”

“迷茫”是大一新生最强感受。爸妈不督促学习了,老师不盯着读书了,甚至上课去不去都没人问了,突如而来的,让这些刚刚踏入大学校园的孩子们无所适从。习惯了被管理的大学新人类们在学会管理的上磕磕绊绊,许多孩子游戏,生活懒散,学习没有动力。

拜在机械学院王树新院长门下的赵育莹也有苦恼:“平常我的上课时间和他的工作研讨会有冲突,寒假也因为补课去不了。”

“我希望他们能融入我现在的团队,和我的博士、硕士学生都熟悉。”但马老师却发现,自己在讲课的时候,两位学生听的时候更多,偶尔冲他点点头,几乎从不向他提问;参加他的博士和硕士生的科研进展汇报,他们还是很乖地听,如果不提醒,几乎不做笔记;自己讲完课后给两个学生留问题,让他们自己去查资料写,并整理一个ppt汇报,但他却感觉学生做的ppt很简单,似乎没有怎么用心去做;除了第一次见面时,他带着两名同学参观了自己的实验室之外,两名同学后来再也没有提出去实验室的要求;他们似乎对无人机的“国创”项目一点都没有,甚至没有去和团队联系……

六安市金安区双河镇德才养殖家庭农场  电脑版  手机版  六安市金安区双河镇雨淋岗村宣圩组